大佬的垂耳兔又跑了(上)全本完结—— by:菜菜萨玛

2021-02-19
关灯
护眼
字体:[ ]
  身体想得到慰藉,可理智却夹在崩溃边缘,折磨着可怜的omega。
  阮熙蜷缩着双腿,股缝白绒绒的圆头尾巴若隐若现,仿佛轻飘飘的羽毛划过秦琛的心头。
  他喉结微动,声音低沉喑哑:“你怕我?”
  阮熙眼角渗出温热的液体,疯狂地摇头哭着说:“求你...不要标记好不好?”
  秦琛的绿眸闪过暗色,伸出手在阮熙的耳朵上抚摸,沉默不语。
  耳朵是兔子的敏感部位,阮熙僵直身体,害怕地同时又有从未有过的快感。
  手感很好,像是棉花糖又热又软。
  秦琛表现出与外表截然不同的温柔,散发出柔和的信息素,安抚受惊的omega。
  不久以后,手心的小白兔就会沉沦在他的怀里,主动献上美妙的身体,直到他彻底将小兔子占为己有,打上他的标签。
  可,他在哭。
  秦琛的嗓音低沉,让人琢磨不透。
  “为什么?”
  阮熙看不清秦琛的模样,就一双骇人的眸子就能让他不敢抬头。
  他抽噎着:“我…我有喜欢的人,可不可以…放过我…”
  秦琛没有回答,而是收回了手,阮熙离了alpha的抚摸,更加难受了。
  房间里的香橙味儿愈加浓烈,刺激着秦琛交出同样浓烈的信息素。
  阮熙的眼神逐渐迷离,难耐地扭动细细的腰身,呼吸急促地加快。
  最后的理智崩溃了,难耐的欲望让阮熙自顾自地撕开睡衣,露出洁白如玉的锁骨。
  他开始红着眼圈爬向秦琛,铁链叮铃地响着,伸出手臂抱秦琛的脖子,让整个人的重量都落到坐在轮椅里的秦琛身上。
  “好难受…求求你…好难受…”
  诱人的晚餐就在面前,秦琛没有不动的道理。
  但他想要的,不是信息素的迷乱,而是垂耳兔心甘情愿的臣服。
  秦琛还是面不改色,一只手护住阮熙的脑袋,另一只手手里却不知何时多了一管抑制剂,趁着阮熙不备,扎进他的腺体,将淡绿色的液体注入。
  “嗯…额…”
  香橙味儿一下子退散了不少,阮熙的身体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的体温,轻轻呢喃着瘫在秦琛的怀里。
  等他彻底清醒时,羞耻和恐惧让他骤然推开秦琛,又退到属于他的安全区,那个窄小的床角。
  阮熙警惕地低着头,耳朵半竖起来,是缺乏安全感才有的反应。
  秦琛没有继续靠近,而是丢过去一把钥匙,将轮椅转了一圈,背对着阮熙。
  他问:“现在,还害怕吗?”
  阮熙怔了怔,摸不透男人的意思。
  秦琛不是想要他吗?
  不然不会大费周章四处宣扬要娶他的消息,还费尽心思将他弄上床,刚刚秦琛完全可以标记他,为什么…又放弃了呢?
  阮熙没说话,秦琛继续说:“你不愿意,我不会逼你。”
  垂耳兔,是他最喜欢的种族。
  秦琛找了很久,都没有找到衬他心意的垂耳兔omega,直到他在一次宴会上,注意到了阮熙。
  还未分化的少年,头上的兔耳朵时不时欢快地抖动,软乎乎的小尾巴,从剪裁得当的西装裤露出一个毛绒头
  从那以后,他等了两年,阮熙一点也没让他失望,分化成了一只诱人的omega。
  今天是他和阮熙的第一次见面。
  可在阮熙不知道的地方,他已然盯着他的猎物,很久了。
 
 
第3章 你只有一次机会
  阮熙听了这话,才敢微微抬头,只能瞥见一抹黑色的背影,看起来…有些孤寂。
  “我给你选择的权利。”秦琛仿佛恩赐地说道。
  阮熙以为他在做梦,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琉璃般纯净的红色眼瞳,“真…真的吗?”
  他承认他心动了。
  他无比地想要逃离这个Y、i冷可怕的地方,去找他的沈哥哥。
  “你只有一次机会。”
  是去还是留,是生还是死,皆在一念之间。
  阮熙因为激动和兴奋,手心发颤,他连忙把钥匙捡起来,打开了手腕和脚腕上的锁链。
  刚下地的时候,腿还在发软,阮熙猝不及防地摔了一跤。
  可内心的期待和渴望,让他又站了起来,光着白玉般的脚丫,在木地板上踩出啪嗒的声音。
  他小心翼翼地路过秦琛的身边,还是没敢看秦琛的容颜,以兔子该有的速度,夺门而去。
  别墅里没有其他人,阮熙狂奔在昏黄的长廊,急促地喘着气,脚底冰凉一片也毫无感觉,直到跑出了压抑的别墅才稍微停了下来。

本篇《大佬的垂耳兔又跑了(上)全本完结—— by:菜菜萨玛》

文文的核心词汇是

分享网址:/bookall/chuanyue/94186.html,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

喜欢( ) 加入书架
种田大户(三)+番外全本完结—— by:陌上花开人如玉 大佬的垂耳兔又跑了(下)全本完结—— by:菜菜萨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