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佬的垂耳兔又跑了(上)全本完结—— by:菜菜萨玛

2021-02-19
关灯
护眼
字体:[ ]
  沈忆寒走到他的房间,发现阮熙不见了踪影,神色一变。
  阮熙听见沈忆寒恢复成虚伪的温柔,叫着他的名字:“小熙,快过来,沈哥哥给你吹头发,别感冒了。”
  换做以前,阮熙早就蹦蹦跳跳地凑了过去,毫无防备地把脑袋伸到沈忆寒面前。
  但得知了真相以后,甜言蜜语却只令他作呕。
  被挖掉腺体,对omega来说,是巨大的灾难。
  就像是鸟儿失去了飞翔的翅膀,鱼儿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水源。
  他会被家族抛弃,被众人嘲弄,没有alpha愿意接纳他,宛如废人。
  甚至会丢掉X、ing命!
  沈忆寒怎么会不明白这些!却还要那么残忍地对他,他到底做错了什么?
  他不想死,他想活下去,完整地活下去!
  “小熙,再不出来沈哥哥就生气了?”
  沈忆寒语气渐冷,似乎是察觉了不对劲。
  阮熙躲在厨房的门后,靠在墙角瑟瑟发抖,眼底浮现出惊恐的神色,兔耳朵上的毛因为遇到威胁而颤栗起来。
  沈忆寒环视了四周,忽然瞥见厨房门背后,有一道Y、i影落在了白墙之上。
  他眯了眯眼,踏着皮鞋慢慢地走了过去。
  阮熙神色陡然一紧,瞳孔微微缩小,抖如糠筛。
  “小熙,兔耳朵都露出来了哟。”
  一道看似宠溺,实则冰冷的声音,在阮熙的头顶响起。
 
 
第6章 他这样看着我,我好害怕啊
  等阮熙再次醒来的时候,他头顶有一道刺眼的光,像是要S、e瞎他的双眼,本能地动了动,却发现手脚被镣铐牢牢地禁锢,在一张刚好能躺下的床上。
  脖子上戴了皮质的腺体保护器,将整个白嫩的脖颈都包裹了进去,唯独露出了耳后的腺体。
  他已经猜到自己在哪里了,绝望悲戚地求救,哭喊。
  整个房间除了阮熙空无一人,无助的哭泣仿佛落入深潭,掀不起半点波澜,
  他哭的眼泪都打S、hi了银发,眼圈嫣红,纤长的睫毛如天使的羽翼扇动着,惹人怜爱。
  手脚,太阳X、e,耳朵,也被Ch、a上了各种各样的管子,连接到一台冰冷的机器上。
  似乎被打了麻药,阮熙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,只能睁眼看着天花板,恐惧和悔恨填满了心脏。
  沈忆寒...沈忆寒!!
  自己爱他爱到了骨子里,为了他在新婚之夜逃婚,在雨里站了一夜,得到的就是如今的下场。
  为什么要这样对他,为什么!
  “哟,小白兔可真可怜啊!”
  这时,房间里走进了一名模样J、致清纯的美少年。
  他嘴唇似樱桃般红润,细长的眼角挂着一颗魅惑人心的泪痣,淡灰色的齐耳短发,在灯光的照耀下衬托着肌肤若雪。
  他面带嘲笑和得意地走到阮熙身边,用一根手指肆意拨弄阮熙的兔耳朵,最后手掌一收,像是捏纸团似的揉紧。
  “啊啊....”脑袋上没有打麻药,阮熙疼的低声惨叫,听在美少年的耳朵里舒畅极了。
  阮熙不明白这人究竟是谁,恨他恨到这种地步。
  “从今天起,你的腺体归我了。”
  来人自报了身份,就是沈忆寒要挖他的腺体送的那只omega。
  愤怒、伤心、恨意全部迸发出来。
  “是你!”阮熙高声怒吼道,“为什么非要我的腺体,你不也是omega吗?”
  一提到这,美少年原本的笑脸盈盈瞬间Y、i沉下来,眼底闪过嫉妒和狠绝。
  他冷笑道:“因为我想让你死,这样的理由满意吗?”
  凭什么,同为omega,阮熙这只死兔子却可以得到,他得不到的东西。
  沈忆寒可以光明正大地娶他,连秦琛都对他一见钟情!
  美少年名叫白若年,是只品种高贵的雪貂,虽说家族徽章比阮熙高级,但他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私生子。
  家族容不得他,在他成年分化成omega以后,就想把他送给恶心的鳄鱼alpha。
  他们的领地,在Y、i暗的沼泽地,到处都是脏兮兮的泥潭。
  这让白若年怎么接受得了!
  所以他略施小计,在发情期勾引了沈忆寒,生米煮成了熟饭。
  当他成为一只被猎豹家族标记的omega,意味着什么?
  意味着沈忆寒会娶他,他能摆脱掉卑微的命运,成为人人羡慕的omega。
  只可惜,沈忆寒被他迷得七荤八素,但猎豹家族却不愿意承认他,因为他的腺体和沈忆寒的契合度只有60%。
  他们宁愿沈忆寒娶阮熙这只弱小的垂耳兔,也不让他进门。
  阮熙问他,为什么要这样做?

本篇《大佬的垂耳兔又跑了(上)全本完结—— by:菜菜萨玛》

文文的核心词汇是

分享网址:/bookall/chuanyue/94186.html,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

喜欢( ) 加入书架
种田大户(三)+番外全本完结—— by:陌上花开人如玉 大佬的垂耳兔又跑了(下)全本完结—— by:菜菜萨玛